全家人聚餐后让90岁姥姥结账,姥姥当场“翻脸”:三毛我都不拔

人到中年,回家后还能喊一声“妈”是幸福的,有什么能比一家人聚在一起更珍贵、难得呢?和兄弟姐妹推杯换盏间,浓浓亲情是治愈生活的“良药”。家中的老人手上的宝,有时老人的一个小表情,也能让人温暖微笑。

9月14日,辽宁大连,“小象视频”分享了这样一段视频:一大家人外出聚餐,小辈们商量90岁老人结账,看着老人的一系列小表情和语言,屋内欢笑声不断,让网友们直呼羡慕、想姥姥(奶奶)了。

90岁老人被儿子商量结账

护着钱包神情可爱

网传画面中,老人虽然已满头银丝,但面色红润,说话中气十足,两耳上还戴着金耳环,在红色针织衫的映衬下,显得年轻了几分。但毕竟到了年纪,听力不如从前,子女与她说话时需要分贝大些。

老人儿子凑在老人耳边,和老人开玩笑说,要带着她一起去收银台结账,老人听清后伸手一推,让儿子起来。儿子抓住老人的手,刚要再次说话,老人一脸“嫌弃”地说:“(离我)远点的,别在这说。”

老人儿子表示,这顿饭价格并不贵,也就一千元左右,老人说了声“你去呗”,转身坐到一边,“我不去!”

儿子指着老人手中的包,称这里面有不少钱,老人把包递给儿子,然而还不到一秒就收回手来,“别在这吵吵这(结账)的事。”

儿子带着满脸笑意坐在老人旁边,逗老人说道,那饭都吃了,为什么不掏钱呢?听到这话,老人抬手搭在儿子肩膀处,“躲了我这。”见儿子不走,老人也不继续坐着了,而是捂着小钱包,一脸“不耐烦”向吃饭的包厢走去。

“三毛我都不拔”

子女小辈欢笑一堂

回到包厢内,老人的另一个儿子继续和她商量,如果不想全额买单,那就让四儿子多拿点,你少给点就行,“四儿拿七百,你拿三百。”

老人想也不想地说,自己一百都不拿,然后就想离开儿子身边,看着老人的小表情,小辈们止不住笑意,随后老人更是吐出金句,逗得大家哈哈大笑:“三毛我都不拔啊!”

老人坐在椅子上,最开始和老人商量结账的儿子说,妈呀这就对了,哪知老人回道:“别管我叫妈了。”

看着可爱的老人,儿子搂着她的肩膀笑了起来,却还是控制不住逗逗老人的想法,吃饭不付钱,难道要白吃呀?孙子凑到老人耳边,称就是一毛不拔,一毛不掏,老人理直气壮地说:“那我拔啥呀?”

有网友表示,这个可爱的小老太就是这个家庭的宝贝,虽然已年过九十,却一点不糊涂。

还有网友评论称,明明是气氛欢乐的视频,自己却看哭了,一时间思绪万千,“姥姥过年发压岁钱,我都揣在我口袋,然后逗她再给孙媳妇发个红包,她就和这个老人一个表情,然后又从口袋拿出来200,把全家人逗笑了,姥姥走了4年了。”

延伸阅读


家有长寿瘫痪老人的苦——四个子女 熬走了三个

在农村,我们经常可以看到,一群群的老年妇女围在一起讨论八卦交换“情报”。

我婆婆也是其中的一员。

这几天,闲着无事,她给我讲了老家隔壁村许姨的事。

许姨今年69了,按理说应该叫许奶奶。

不过为了方便叙述,还是称呼为许姨吧。

许姨的母亲一辈子生了四个孩子,许姨排行第二,上面有个大姐,下面有个弟弟和妹妹。

不用问,肯定是弟弟最受宠。

受农村养儿防老的观念,弟弟是唯一读到初中的孩子,家里其她姐妹们,小学读了几天就不让读了。

许姨嫁给了同村人,日子过得一直很贫穷。

后来,母亲年纪大了,弟弟也承担起了养老的重担。


图片来自网络

母亲70岁那年,突发脑梗,人虽然救回来了,可半身瘫痪,说话也不太利索。

弟弟把母亲接到了家里,和媳妇一起照顾。

本来以为,弟弟可以安安稳稳把母亲伺候到终老,没想到,母亲是个长寿的。

弟弟头几年还能伺候,可越往后,自己的年龄也上来了,伺候得有些吃力,就想让姐妹们也分担些。

许姨住得近,就每星期去弟弟家一次,帮着伺候母亲。

这一帮,又是几年过去了。

2010年,母亲84岁,精神尚可,每顿饭都胃口很好。

此时弟弟55岁,也是突发脑梗,可惜没有救回来。

失去了唯一的儿子,母亲也没办法全推给儿媳妇照顾,许姨已经退休,就带母亲回了自己家。

伺候老人的日子就此开始。

许姨把老人接来后,才明白长年累月照顾失能老人的苦。

每天早晨5点多,许姨就得起床做饭,因为老母亲觉少,五点就醒了。

醒了就饿,饿了就喊人,没人来就拿手边的一切硬物砸墙。

许姨不堪其扰,更不愿意老公埋怨,就养成天天早起的习惯。

伺候母亲吃饭又是一项难事。

失能老人吃饭不是漏就是撒,一顿饭得吃个把钟头才能结束。

吃完了还得打扫“战场”,各种残渣清理干净。

母亲也能咿咿呀呀地表达自己的意思。

有时想出去晒太阳,有时想听戏,甚至还想出去赶个农村大集。

许姨一个头两个大。


母亲虽个子只有一米四多,也不算很胖,但体重也得有100斤。

许姨每次要费好大劲才能把母亲抱到轮椅上,然后推她出去溜达。

村里人见了,都夸她孝顺,说她比弟弟强多了。她弟弟养母亲那会,一次都没见推出来过。

许姨只有苦笑,弟弟那会都没退休,每天上班累得要死,哪有精力天天伺候老人。

要不弟弟走得那么早?

伺候老人比照顾孩子累多了。

许姨甚至有点想念前几年经常进城帮儿子儿媳带孙子的日子了。

可惜她已经很久没时间进城了,孙子也好久没见了。

日子一天天过,许姨的目光也一天天呆滞下去。

母亲离不了她,每时每刻得有人照顾。

她就像是被栓住的风筝,哪里也飞不了了。

两个姐妹偶尔也来帮着照顾下,然后逢年过节把给母亲的钱直接塞到许姨怀里。

可许姨越来越疲惫,越来越不满。

她觉得既然弟弟没了,那么养老这事得姐妹三人平摊才行。

2013年,许姨找来大姐和妹妹,商量母亲轮流到各家养老。

大姐直接拒绝了。

此时大姐已经64岁,孙子刚上小学,一天接送八趟,还得负责给儿子儿媳做饭,人手紧得很,全指望她这个当婆婆的搭手帮忙,哪里还能去伺候母亲?

妹妹也拒绝了,说自己儿子快结婚了,要是让女方家里知道自己家接来了半瘫的妈,那铁定得退亲。

理由多得很,就是抽不出身来照顾母亲。

没办法,许姨只能继续承担养老的责任。

而姐妹们给点钱,聊表心意。

母亲年纪越来越大,身体退化得厉害,很快耳朵听力开始下降,拿收音机听戏的时候,声音放得越来越响。

眼睛看东西本来就花眼,后期也越来越模糊,直到看东西只剩下隐隐约约的黑影。

许姨照顾得越来越吃力,母亲似乎对自己的退化很不满,总是一遍又一遍地扔东西,半夜开收音机吵得周围邻居都能听见。

许姨的耐心几乎耗尽了。

她开始对着母亲大吵大闹,每天的吃饭也改成了两顿,擦洗也是能拖则拖。

很快,村里人发现许姨很少推母亲出来遛弯了。

而许姨,已经在吃治疗失眠的药了。


图片来自网络

2015年,大姐突然得病去世。

许姨只给侄子打电话简单问了声,连葬礼都没参加。

她根本抽不出时间来。

母亲时刻离不了人,尿不湿隔几个小时就得换一次,谁也无法替她分担。

每天累地胡思乱想,经常盼望着一觉醒来,母亲突然去世,该有多好。

母亲依旧好好地活着,连感冒都极少得。

许姨甚至觉得,母亲的身体比自己还要好。

日子一天天熬着,直到2019年,母亲已经是93岁的高龄。

这一年,妹妹出车祸走了。

许姨真真正正成了“孤家寡人”。

再也没有人替她分担,也再没有人逢年过节来看望母亲。

母亲的兄弟姐妹们早都没了,下面的小辈,也差不多断了来往。

许姨开始担心,会不会有一天自己也要走到母亲前头。

老母亲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儿女只剩下许姨一个了。

每天在屋里,也不太愿意出门,经常反反复复含糊不清地重复一句话——

我咋还不死呢?

一直到今天,老母亲95岁了,依然好好地躺在床上,眼睛几乎看不见,耳朵也只能听到一点声音。

但活得好好的。

许姨也依旧在老家一天天熬日子,她想,都95了,自己也快熬出头了吧。

后记:前几年我婆婆曾和一个老姐妹一起去许姨家串过门,那时老母亲大约90岁,每个月可以领一百多元左右的补贴。过去5年了不知道涨钱没。


这是老母亲唯一的收入。

Previous 图赫尔:坎特已经准备好上场了 我们不怀疑萨乌尔的能力 Next 前米兰门将:迈尼昂比多纳鲁马给人留下的印象还深刻

0 Comments (+add yours?)

Leave a Reply